“惡霸”徐錦江,58歲未成年

2019-09-11 11:27:29
0

父母在,人生尚有來處;父母去,人生只剩歸途。

本文系網易沸點工作室《談心社》欄目(公眾號:txs163)出品,每天更新。

你可能不熟悉徐錦江,但一定認識“鰲拜”。

作為飾演過諸多經典角色的老戲骨,徐錦江的臉,辨識度極高。

“我19歲,爸爸未成年”
徐錦江曾飾演《九品芝麻官》里的鰲拜 / 《九品芝麻官》劇照

最近,他又霸占了社長的朋友圈,只不過這一次,不是因為表情包。

綜藝《一路成年》,無死角展現了他“巨嬰”老爸的形象:

雖然已經58歲“高齡”,但活得還不如19歲的兒子成熟。

一個可以“咔嚓咔嚓”的兒童玩具,就可以逗得自己開懷大笑;

時時刻刻黏著兒子不放,連兒子出門戴什么帽子都想知道;

遇到任何自己解決不了的困難,都要向兒子撒嬌求幫助……

“我19歲,爸爸未成年”

不僅觀眾驚掉下巴,感嘆“原來你是這樣的鰲拜!”

兒子徐菲也說,“爸爸的形象和我的想象中的父親差很遠。”

“我19歲,爸爸未成年”
你看我多成熟穩重 / 綜藝《一路成年》

外人眼中一臉兇相的“童年陰影”,到了家里,直接成了“無敵粘人乖寶寶”。

在家早上見面需要“請安”,先打招呼再握手,最后還要貼面,十幾年如一日;

“我19歲,爸爸未成年”
起床要請安,出門要寶貝 / 綜藝《一路成年》

兒子外出,一定要和他報備和誰在一起、做什么;

趕上兒子和妻子一起出門沒有帶上自己,他就打電話發出“靈魂三問”:

“你們中午回來嗎?”

“我中午吃什么?”

“我要付錢嗎?”

幼稚得像個孩子。

“我19歲,爸爸未成年”
不確認清楚,我沒有安全感 / 綜藝《一路成年》

做個早餐忘東忘西、冰箱門打開了之后不關,手忙腳亂地煮雞蛋,到頭來發現忘記了插電。

“我19歲,爸爸未成年”
果然還是搞砸了啊 / 綜藝《一路成年》

到了節目現場,好不容易做飯的食材準備好了,又發現自己根本不會生火,只好再次求助兒子。

“我19歲,爸爸未成年”
沒關系有我呢 / 綜藝《一路成年》

一般來說,面對這樣粘人又“無孔不入”的父母,孩子厭煩是人之常情。

可徐錦江的兒子徐菲,全程沒有任何不耐煩的情緒。

反而一五一十地“匯報”自己的行蹤,不慌不忙地解決老爸制造的麻煩。

因為徐菲明白,這個“未成年”老爸,其實只是想多要一些陪伴。

所以,好好地寵他就夠了。

“我19歲,爸爸未成年”
別以為你的“故意”不留痕跡 / 綜藝《一路成年》

一個是孩子氣的老爸,一個是“做家長”的兒子,“吃瓜”之余,許多人不自覺地想到自己和爸媽。

其實,這種“倒置”的親子關系,很多年輕人,正在經歷。

1

當爸媽老成我們的“孩子”

生與養,是一場輪回。

這屆年輕人,正一步步活成“爸媽的爸媽”。

曾經對自己嚴苛的那個大人,不知不覺間,換上了一副小心翼翼、客客氣氣的面孔。

“我19歲,爸爸未成年”
開始變得小心翼翼的父母 / 微博

當我們在人生的上坡路上不斷“進步”,父母卻在斷崖式地“退化”和下滑。

他們的記憶力越來越差,你囑咐了千百遍的事情,扭頭就忘了。

“我19歲,爸爸未成年”
父母老了,最怕他們出門不帶手機 / 微博

忘記的不僅是瑣事,也可能是從前最拿手的技能。

有網友在后臺留言,假期回家,在廚房幫忙,眼睜睜看著媽媽在一道菜里,放了兩次鹽,還因為沒及時關火,把自己的拿手菜,燒糊了。

他感慨,歲月一去不回,父母,是真的老了。

對父母而言,殘酷的事情遠遠不止這些。

新鮮事物越來越多,眨眼就變了樣,他們漸漸學不動、跟不上了。

不會語音聊天、不會手機約車的父母,站在原地,等著你我跑到他們身旁,去問去幫。

“我19歲,爸爸未成年”
喂,喂,聽見沒有?/ 微博

姜思達講過一段自己始終不能釋懷的童年經歷:

當時,家里買了新電視,老人不會用。

雖然他“教人心切”,但教了一遍又一遍,還沒有“成效”。

年少的他不能理解這么簡單的事情“怎么能學不會”,終于失去了耐心,非常不耐煩。

這一幕被回家的父親看到,當場就胖揍了姜思達一頓。

“我19歲,爸爸未成年”
《狗十三》特邀情感觀察-姜思達:從“她”青春回望“我”青春 / 騰訊視頻

理解變老,接受變老來帶的“笨拙”,說起來容易,做起來難。

耐下心來適應老人的變化,有時候,本就該多寵他們一點。

2

父母不會一直等你

“常回家看看”,對大多數人來說,都不是一件簡單事。

參加了綜藝《做家務的男人》的演員魏大勛,難得有了和家人朝夕相處的機會。

結果,他給爸爸蓋毯子、給媽媽喂吃的,反而讓二老感到驚喜又不適。

“我19歲,爸爸未成年”
閉眼躺著,不用干活;水果吃著,張嘴就行 / 綜藝《做家務的男人》

媽媽生日當天,他帶著父母一起拍婚紗照、吃蛋糕、看相冊,回顧一家三口的“成長”。

看著父母發自內心的笑容。

魏大勛后悔又感慨:“(這些事)我為什么到今天才辦呢?”

“我19歲,爸爸未成年”
大道理都懂,真正領悟總是遲來 / 綜藝《做家務的男人》

總以為父母可以再等等,等自己下班,等自己掙更多的錢。

但其實,他們或許已經等不起了。

綜藝《跟你回家可以嗎》節目組,曾去過一名叫“桃子”的女士家中。

“我19歲,爸爸未成年”
日綜《跟你回家可以嗎?》

桃子帶著朋友和節目組回家時,已是凌晨。

工作人員本來很擔心打擾老人休息,沒想到,桃子的媽媽格外開心。

打過招呼,就拐進廚房準備下酒菜了。

“我19歲,爸爸未成年”
媽媽做的下酒菜,吃飽了也可以繼續吃 / 日綜《跟你回家可以嗎?》

原來,桃子的媽媽罹患白血病,不久于世。

對她來說,和女兒在一起最普通的日常,也是一種奢侈。

飯桌上,她感激桃子的朋友一直陪伴在女兒左右,也感激此刻的她們,能和自己在一起。

“我19歲,爸爸未成年”
倒數的生命里,每一秒都值得認真去活 / 日綜《跟你回家可以嗎?》

身為女兒的桃子,也竭盡全力,想在母親彌留之際,給她最好的一切。

只要能賺錢,再辛苦、再討厭的工作她都可以去做。

“我19歲,爸爸未成年”
只要有能力讓媽媽開心,多討厭的工作都可以忍受 / 日綜《跟你回家可以嗎?》

后來,大家聊起過往才知道,如今成熟懂事的桃子,也曾叛逆過。

不肯好好讀書,吊兒郎當地混日子。

直到媽媽生病,桃子才扛起肩上的責任,在不知不覺間,活成了媽媽的媽媽。

“我19歲,爸爸未成年”
自己打算要一直照顧的女兒,不知不覺長成了鼓勵自己的人 / 日綜《跟你回家可以嗎?》

如果可以,桃子只希望這樣的領悟可以早一點,再早一點;

那樣,留給媽媽的寵愛就可以多一點,再多一點。

“我19歲,爸爸未成年”
因為愛,我們是彼此的驕傲 / 日綜《跟你回家可以嗎?》

時間不會允許父母停留在原地,等我們功成名就衣錦還鄉。

多給他們一點愛吧,別等到來不及,才后悔當初什么都沒有做。

3

趁現在,多寵父母一點

每年總有那么幾個節日,人們扎堆在朋友圈感謝爸媽。

忙于工作的兒女,總有這樣那樣的無奈,哪怕心里想著要對父母好,手里卻常常錯過父母發來的消息;

沒時間陪父母聊天談心,嫌他們麻煩嘮叨……

“我19歲,爸爸未成年”
父母需要的,不是一句“在” / 社長的朋友和媽媽的聊天記錄

可是,我們忽視的,或許恰恰是父母最想要的。

怎樣好好“寵愛”爸媽,是當代年輕人的必修課:

給父母真正需要的,而不是你以為需要的

脫口秀演員王思文,分享過一段自己姥姥和咖啡的故事。

王思文小時候,從事外貿生意的媽媽經常帶些“洋貨”回家。

有一次,媽媽送給姥姥一罐咖啡粉。

那個年代的普通人家根本沒接觸過咖啡,不知道怎么喝,也不好奇。

直到姥姥發現,咖啡馬上要“過期”了還沒開封,才本著不浪費的原則,逼自己每天喝咖啡。

“我19歲,爸爸未成年”
咖啡太難喝了,我太難了 / 綜藝《脫口秀大會》

當時的姥姥一邊喝一邊吐槽,完全無法理解,世界上怎么會有這么難喝的飲料。

“我19歲,爸爸未成年”
你媽這一天天凈浪費錢 / 綜藝《脫口秀大會》

類似這樣的“好心辦壞事”,恐怕每個人或多或少都經歷過。

放到過期的進口零食、閑置不用的智能設備……

我們以為新鮮有趣的,父母未必喜歡。

形式上寵愛父母最容易,難的是知道父母真正喜歡什么,需要什么。

給父母安全感,是一種高級寵愛

滿足父母多方面的需求固然重要,但有時,如果你能站得更高一點,效果會更好。

陳學冬在成名后,因為擔心家人過上“好日子”就會漸漸失去目標感,特意給沒什么工作經歷的老媽“安排工作”,讓她在“享清福”的年紀“有點事做”。

“我19歲,爸爸未成年”
要物質的富裕,也要精神的豐盈 / 綜藝《拜托了冰箱》

這樣的寵愛看似多余,卻充滿智慧。

畢竟,一味接受愛的“供養”,可能只會讓他們對自己的價值和能力產生懷疑。

自己“掙來”的快樂反而更持久,也更有安全感。

拆掉圍墻,主動溝通

寵愛父母,不是要我們把父母的生活安排得明明白白,也要讓父母走進我們的世界,讓寵愛從“客客氣氣”變得“真真切切”。

在日劇《最終幻想14:光之老爹》中,主人公稻葉光生和許多年輕人一樣,與父親疏離隔閡。

突然有一天,一心撲在工作上的父親辭職了。

光生想關心父親,卻發現根本無法交流,于是突發奇想,不如邀請父親來到自己的“世界”。

“我19歲,爸爸未成年”
第一步我走,剩下的都靠你了 / 日劇《最終幻想14:光之老爹》

自己世界的通行證,是一套游戲。

光生在游戲世界“隱姓埋名”,通過“并肩作戰”,和父親成了好朋友。

很久后父親才知道,自己的好隊友,原來是那個不太熟悉的兒子。

因為不溝通,很多人在自己和父母之間筑起一道墻。

以為屏蔽了朋友圈,逃避了沖突,就能相安無事。

卻不知道,這是在把父母越推越遠。

李宗盛曾因為父親“不懂我”,把一份親情,“塵封”幾十年。

年少時,輕易推得很遠的距離,長大后,想要拉近一點,很難。

直到父親去世,李宗盛才第一次意識到:

到臨老

才想到要反省父子關系

說真的其實在回答自己

敷衍了半生的命題

“父母在,人生尚有來處;父母去,人生只剩歸途。”

無法讓歲月不老,就在有限的時間里,珍惜和愛的人相處的每一秒。

趁來得及,給他們多一點問候,多一點陪伴。

談心社,這里是年輕人談心的地方。微信搜索“談心社”關注我們,傾訴你的故事吧。

erweima 掃一掃關注雜家 更多有趣內容

談心社

深夜談心 彼此相遇

erweima

掃一掃關注雜家 更多有趣內容

黄色三级av